果敢——缅北和中国的关系有多深?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我在宫里做厨师

作者: 小吴 2023-11-28 03:30:23
阅读(78)
缅北和中国的关系有多深?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2023-11-1709:47·不走明知山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果敢之于当代中国来说,相当于永昌郡之于汉朝,其意义都在于打通连接印度洋的贸易通道。果敢的事最近越闹越大,个中曲折我在上一篇文章《果敢战争将去向何方》已经解读的很清楚了,想了解背景的读者可以移过去先看下。只能说这件因中国清剿反诈集团而起的战争,很有可能对整个缅甸的政治生态造成影响。果敢——缅北和中国的关系有多深?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我在宫里做厨师事实上在此之前,果敢和缅北就已经是中国时政圈一个经久不衰的热门话题。原因在于缅甸与中国接壤的掸邦、克钦邦两个闹自治甚至独立的邦,历史上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先不说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领土纠葛,单就这一地区分布的缅甸少数民族来说,都能够在中国这边找到对应民族。比如克钦邦的主体民族克钦族,有人口约100万,在缅甸属于第六大民族。对应中国这边则是云南景颇族,人口约16万;掸邦人数最多的民族掸族,则对应云南的傣族、泰国的主体民族泰族。而掸邦北部与中国接壤的果敢族、佤族,更是分别对应中国的汉族、佤族。相比之下,由于历史上缅甸的主体民族缅族,从未直接统治过北部山地,所以反而在缅北地区没有分布。这就造成了一种现象,缅北尤其是与中国边境接壤部分,不可避免的与中国有着非常强烈的地缘联系。以至于你去听果敢、佤邦等地的新闻,会感觉简直就是国内的高仿版。基于这些地区与中国的关联,尤其果敢族与中国的关联,很多人心中会有个疑问,那就是这片土地为什么后来没有被划入中国。被中国人讲到一片领土时,喜欢用“自古以来”四个字,那我今天就不妨帮大家从地缘和历史角度梳理下,果敢这片土地与中国的关联。1诸葛亮征南中有没有到过果敢?果敢地区在三国时期属于“南中”的一部分,这片位于中国西南、延伸入缅北的南中之地,在地理上由横断山脉与云贵高原组成。行政上则包含四川西南山地、云南、贵州,以及缅甸克钦邦及掸邦最北部。果敢及其所在的缅北地区,最早的之于中国的行政归属,是汉武帝时期建制的“永昌郡”的南端。“南中”一词为大家所熟悉,得益于三国演义。三国时期,蜀汉的统治中心是四川盆地腹地,对四川盆地之南的这片山地高原,最主要是依靠当地的豪强大族。刘备死后,南中的豪强大族在东吴的策动下脱离蜀汉,准备依附东吴。于是就有了诸葛亮征南中,收伏孟获等豪强大族的历史事件。又因为三国历史和《三国演义》的影响,整个南中地区都遍布诸葛丞相的传说。果敢地区也有不少这样的传说,果敢地区自己编纂的资料中显示,其北部慕泰山区有“诸葛营村”,西北拱掌山区有“诸葛营盘山”,中部山区有“诸葛炮楼遗址”及“诸葛神庙”,东山南湖塘有“诸葛城遗址”,清水河有牛坪子穑庙供奉“诸葛武侯神位”等等。如果有一天,果敢地区不再有黄赌毒诈,准备依靠旅游拉动经济的话,这些诸葛遗产应该是很好的噱头。从这个角度说,丞相还真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到今天还能福泽后人。不过真要回溯历史,诸葛亮本人应该是没有到过缅北的。果敢——缅北和中国的关系有多深?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我在宫里做厨师分析完南中地区的地理结构,以及三国时期的地缘政治结构,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了。汉朝在南中地区建制了:永昌郡,益州(建宁),越嶲,牂牁四个郡。果敢——缅北和中国的关系有多深?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我在宫里做厨师诸葛亮在收复南中之后,则将整个南中地区重新分割为了:牂柯、越嶲、朱提、建宁、永昌、云南、兴古等七个郡。如果你有兴趣对比这二者的调整,会发现永昌郡是变化最少的。除了把今天的大理地区划给了新成立的“云南郡”,几乎就没什么调整。更重要的是,永昌还是当时南中四郡中唯一没有反的。在南中叛乱的这十几年当中,永昌郡在吕凯(功曹)与王伉(府丞)两名官员的率领下,抵御住了叛军的围攻,一直等到诸葛亮的大军南征。事后王伉被诸葛亮任命为永昌太守、吕凯成为云南太守。之所以要特别提到永昌,是因为缅北当年就是属于永昌郡的辖地。由于没有叛乱,诸葛亮南征军的主力,包括他本人其实是并没有去往永昌的。所以果敢那些以“诸葛”为名的地标,跟大多数类似的景点一样是后世所附会。当然这完全不代表诸葛亮征南中所留下的政治遗产,在今天就没有用了,毕竟诸葛亮在事后处理南中的问题上,让南中之民心悦诚服,至今仍以能跟诸葛丞相发生过关联为荣。地缘属性上的差异,是永昌郡没有跟风的根本原因。果敢——缅北和中国的关系有多深?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我在宫里做厨师南中地区的情况之所以复杂,除了密布山地以外,还因为这一地区包含有长江、珠江、红河、伊洛瓦底江、怒江(萨尔温江)、澜沧江(湄公河)等六条大河的流域。其中长江、珠江、红河的基本走向都是东流,从中国南方及越南北部入东海或者南海;伊洛瓦底江、怒江(萨尔温江)、澜沧江(湄公河)则是向南通过现在的缅甸,由中南半岛南部入海。这当中伊洛瓦底江、怒江(萨尔温江)这两条纵穿整个缅甸的大河,更是注入印度洋。这样的地理结构,意味着永昌以外的其它南中地区,在地缘上与中国东南部会有更多联系。考虑到三国时期,东吴控制着长江下游、珠江下游,乃至越南北部的红河下游地区。这意味着东吴很可能透过这种地理联系,将南中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事实也的确如此。南中当时有八个大族,分别是:“焦”、“雍”、“娄”、“爨”、“孟”、“量”、“毛”、“李”八姓。最初的叛乱领袖是雍氏家族的雍闿,在诸葛亮军队还未入境之前,雍闿因内乱被杀,领导权才移交给孟氏家族的孟获。史书记载,归附东吴的交州士燮在知道雍闿有反意之后,派人送信劝说他归附东吴,后者也同意了。毕竟东吴的统治中心在长江下游,就连岭南的交州都是交由士燮这样的地方豪强管理,雍闿归附东吴的话,也同样可以变成南中的土皇帝。对于士燮来说,劝说南中豪强归附东吴,除了是向孙权献上一份政治大礼以外,还有非常现实的价值。在归附孙权之后,士燮可以说是非常尽心的表达自己的忠心。经常派遣使者进献各种产自南越之地的奇珍异宝、土特产。不过孙权收到这些礼物之后,一方面满意对方的忠心,另一方面却并不太在意这些奇珍异宝,经常反手就送给曹丕(夷陵之战时,孙权为自保选择向曹丕称臣)。很快士燮就知道孙权想要什么,包括会把这些珍宝送给曹丕了。这是因为东吴所占的地盘虽然不小,但不产马。孙权想要北伐的话,又非常需要马匹。将珍宝送给曹丕也是希望对方回礼时能回马。于是士燮就想方设法搜罗马匹献给孙权,最多的时候一次能送几百匹。马所适应在气候寒凉的地方,在气候湿热的地方特别容易生病。士燮做土皇帝的交州对应两广地区和越南北部,在气候上比孙权自己控制的长江中下游地区还要湿热。换句话说,士燮的地区也不产马,马是通过贸易进口来的。这个进口之地就是南中地区,具体来说就是云南昆明一带出产的“滇马”。由于高原气候凉爽,云南地区也是中国南方唯一的产马地。水道相连,使得南中地区与岭南地区很早就有密切的贸易关系。果敢——缅北和中国的关系有多深?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我在宫里做厨师这也使得士燮不光有机会从雍闿等南中豪强手中买马,更能凭借生意上的往来,劝说后者依附东吴做南中王。这里要说明的是,包括雍闿、孟获这些南中豪强,并不是三国演义里描绘的那样是蛮夷,而是两汉400年来向南方移入的汉人。在史书中这些生根了的南中汉人被称之为“南人”,而当地的少数民族则被称之为“夷人”。在这次叛乱中,来自大凉山区夷王高定最初也参与了,而雍闿也正是在与越嶲郡夷王高定冲突中被杀。如果说与东吴的地缘联系以及贸易关系,是南中豪强们发动叛乱的底气,那么对于永昌郡的“南人”豪强,就很难从这种关系中获益了。原因很简单,永昌境内的河流都是南流从缅甸入海的,地缘上与中国其它地区没有任何联系。如果一定要发生贸易联系,向北与四川盆地通商才是正途。此外要是诸葛亮南征的话,与交州水道相通的益州(建宁)、牂牁还有可能从东吴获得支持,永昌就几乎没这种可能了。2永昌郡与印度洋通道如果缅北在近代被划归中国,中国甚至因此获得印度洋出海口的话,那么汉武帝建制永昌郡这段历史,很有可能会被大书特书,就像河西走廊一样。在汉武帝向西南开拓之前,这片覆盖横断山脉南部的山地,属于一个叫作“哀牢国”的原住民政权。公元前109年,汉武帝派兵征服以昆明为中心的古滇国,两年后又征服贵州地区的夜郎等国。这意味着整个云贵高原成为了汉帝国的属地。汉朝之所以对云贵高原感兴趣,是因为这片高原控制着珠江上游。前112年秋,汉武帝派遣五路大军征服不愿意内附的南越国,为了钳制这块有可能再次生乱的土地,就顺手把上游的云贵高原也收服了。从统治整个珠江流域的角度来说,做到这一步也就够了。至于哀牢国所控制的那片横断山地,其实汉帝国并不感兴趣。50年后(公元前69年),哀牢王却率领77个部落、5万余户、55万多人主动内附,汉朝遂在其地设立永昌郡。既然汉朝并没有对哀牢用兵,那后者为什么要主动归顺呢?一切都是利益使然,更准确说是贸易利益。回顾汉朝在西域的统治,很多西域小国臣服于汉朝的原因也不是因为军事压力,而是可以从汉朝庇护的丝绸之路获益。哀牢国愿意变成汉朝的永昌郡原因也在于此,因为它的控制区掌控着另一条连接印度与中国的贸易通道。这条又被称之为南方丝绸之路的通道,一头连着印度、一头连着四川,因此又被称之为“蜀-身毒道”(印度古称身毒)。在汉朝建立之前,这条通道就已经形成。汉朝控制云贵高原,相当于控制了整个贸易终端。于是在思考了半个世纪后,哀牢国选择主动内附,成为了中国的一部分。一般认为,“蜀-身毒道”的主线,是从云南进入缅北之后,向西穿越现在的克钦邦进入印度东北地区。这也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远征军进入印度的通道。不过熟悉那段历史,以及当地地理情况的人就会清楚,这种走法困难重重。最大的问题是需要横切整个横断山脉,跨越一条又一条深谷河流。远征军在野人山几乎全军覆灭的遭遇,更验证了他的难度。实际上,蜀身毒道的主线,应该是怒江-萨尔温江。这条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大河,在中国境内被称之为怒江,进入缅甸之后被称之为萨尔温江,在经过缅甸东部的掸邦、克耶邦、克伦邦、孟邦注入印度洋。就这条经由怒江/萨尔温江,连接印度洋的贸易通道,记载三国魏国历史的史书《魏略》有明确记录“大秦道既从海北陆通,又循海而南,与交趾七郡外夷比,又有水道通益州、永昌、故永昌出异物。前世但论有水道,不知有陆道,今其略如此”。这段记录中的大秦指的是罗马帝国,全文的意思是说,罗马帝国在地中海的北边,有陆地和汉帝国相通(也就是丝绸之路),但同时又有可以从海路与交州相通。此外,还可以有沿水路与永昌郡相接,然后连接益州所在的四川盆地。更重要的是,历史记录明确表示以前的人只知道有水路相连,不知道有陆道相通。换而言之,哀牢内附的原因,是因为它处在中国与印度洋的连接部,希望从中获取贸易利益。而今天果敢和整个掸邦所依附的萨尔温江,就是这条中国-印度洋通道的必经之处。此外你也应该明白,为什么在南中其它郡都叛乱归附东吴的情况下,永昌郡的官员不愿意参与。因为士燮所控制的交州可以直接从这条海上丝绸之路获益,永昌对于他和整个东吴的价值趋向于零;反之,蜀地如果想保有这条外贸通道,就必须善待永昌之民。3永昌土司与果敢土司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果敢之于当代中国来说,相当于永昌郡之于汉朝,其意义都在于打通连接印度洋的贸易通道。研究历史时如果有地图辅助,肯定是有很大帮助的。不过很多时候,我们容易被现代国家才有的行政边界所迷惑。果敢——缅北和中国的关系有多深?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我在宫里做厨师事实上古人控制一个区域时,往往只是依托某一个建筑于交通要道之上,同时能够自给自足的城邑,然后通过这个中心城市的军事力量,辐射周边地区。在历史地图中,地跨中缅的永昌郡,圈定的范围是南中七郡中最大,不过遵循我们刚才所说的原则,其实它的重心只在郡治。永昌郡的郡治被命名为“不韦县”,对应现在云南的保山。具体城址则位于保山市东北部的金鸡古镇,与不韦县相依的怒江左岸最大支流“东河”的源头。历史上来自印度洋的货物,会先在萨尔温江口登陆,然后被土著居民溯萨尔温江北上运至“不韦县”,然后再向北贩至云南和四川。这意味着只要控制不韦,就等于控制住了试图从对中国西南贸易中获益的,哀牢诸部落。对于这样一个重要据点,汉武帝很显然不能完全交由哀牢王来治理的。为此,汉武帝将南越国相吕嘉全族迁至不韦县。汉朝攻灭南越的过程中,身为国相的吕嘉属于主战派。由于与南越王族赵陀家族有着复杂的姻亲关系,吕氏家族相当于南越的“后族”。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汉武帝都不可能让吕氏家族成员留在南越之地了。在人口就是资源的帝国时代,将犯罪者甚至其整个家族迁徙至边疆地区是常规操作。吕氏家族在南越的影响力,使得整个珠江流域都不适合作为其发配地。这种情况下,对接缅甸的不韦县和永昌郡,就成为了最好的选择。最起码对于汉朝来说,不用担心这个已经习惯烟瘴之地环境的家族,会命丧于永昌。《华阳国志》记载,吕嘉是秦国国相吕不韦的后代,“不韦县”正是因此而得名。从此以后,吕氏家族便扎根成为了永昌大族。之所以吕姓没有被列入南中八姓中,便是因为永昌的地缘属性实与另外几个有很大区别。如果你刚才看得认真,应该能想起在其他南中汉人豪强判乱时,守护永昌的首功之臣叫吕凯,这个吕凯便是当年发配至此的吕氏后人。值得关注的是,诸葛亮在感念吕凯之功后,给予了他一个特别的权力,那就是世袭郡守之职。只不过为了吕氏家族不至于在永昌变得尾大不掉,诸葛亮特意让吕凯就任北部的云南郡郡守。不过吕家的基本盘始终是在永昌,因此进入西晋后,吕凯的孙子及后代还是受封为了永昌太守。这种由一个家族在本地世袭官职的做法,无异于后来的“土司”制度。果敢——缅北和中国的关系有多深?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我在宫里做厨师区别只在于,一般情况下能够做土司的,都是当地少数民族家族,而吕氏家族则因为汉朝和自己家族的特殊历史,成为了世守中缅边境的“汉人土司”。在云贵地区后来先后建立南诏、大理两国后,吕氏家族和那些南迁的汉人大族,都在这个过程中被融合湮没了。等到明朝从元朝手中夺取云贵之地后,在西南以军屯、民屯、商屯的形式建立据点,才重新恢复了这一进程。中缅边境缅甸一侧的汉人,是明末清初随着南明的溃亡而进入北距“不韦县”200公里的果敢地区的。事隔1700年,两件事情的相似之处在于:这两支定居中国最西南部的汉族群体,都聚居于能够直通印度洋的怒江河谷地带;另一个相似之处则在于,吕氏家族通过向蜀汉效忠,从诸葛亮那里得到了“汉人土司”的政治身份;而明末这支大明遗民,则由杨氏家族在19世纪,通过先后向清政府和缅甸政府效忠,而获得了“汉人土司”的身份认定。不同之处则在于,吕氏家族数百年的经营,让不韦所在的保山地区永久的成为了中国的一部分。果敢土司两面下注的做法,则让中缅后来划界的时候,让这块土地留给了缅甸。而杨氏土司在果敢的统治权,最终也在上世纪80年代为新的果敢王彭氏家族所取代。4结语梳理完上述历史,以及不韦县和果敢的地缘位置后,你会发现这两个点之所以成为焦点,都在于它们帮助中国打通一条印度洋贸易通道。要说区别,则是汉朝只需要控制不韦这个水道与陆路交汇的枢纽点,然后用贸易利益吸引周边民族归附,包括连通对接印度洋的贸易通道。现在,同样想打通印度洋经济走廊的中国,则可以直接与一头连着中国、一头连着印度洋的缅甸政府,磨合出合作共赢之法。从这个角度说,果敢这样一个特殊属性的“缅属汉人土司”,依然会成为搅动局势的关键先生,甚至可以说在缅甸境内比在中国境内更有用处。至于说果敢以后会由哪个“汉人土司”家族所主导,那就要看这个家族如何在中国与缅甸之间玩平衡之术了。果敢——缅北和中国的关系有多深?答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我在宫里做厨师